Skip to content

梁啟智 : 秦皇徒把長城築

十二月 15, 2009

近日網上流傳一段「車公顯靈高鐵要停」的短片,兩個年輕人拿結他唱出今年年初的車公籤文「秦皇徒把長城築、禍去禍來皆自招」。筆者不想迷信,不過一眾高官不問成本力撐高鐵是救港靈丹,無視他們自己才是香港被邊緣化的真正原由,倒和籤文的寓意互相呼應。政府的高鐵方案固然問題多多,不過這些問題原來只是病徵;高鐵反映出香港政治體制的深層問題,原來早已病入膏肓。 第一個問題,是政府壟斷專業語言。政府在立法會發表60 頁文件,以各式各樣的圖表數據,羅列認為錦上路方案並不可取的理由。不少傳媒朋友讀過這份文件後,都認同了政府的觀點,指新方案不夠專業。然而這份文件本身,又有誰來驗證是否專業? 政府所謂證據原來如此兒戲 舉個例,專家組一直堅持新方案只會在錦田影響約50 戶民居。政府抹黑新方案,要在這影響戶數之上做文章,本是意料中事;沒想到的,是其技巧竟差劣到自相矛盾的地步。在11 月1 日於民主黨的辯論會中,政府代表聲稱新方案會影響461 戶;然而到了11 月6日,同一個政府代表拿同一份簡報去立法會,同一頁投照片中的同一項數字,卻忽然變成了308 戶。兩份文件所述的背景完全一樣,舊的數據卻可於5 天內失效。所謂的證據原來如此兒戲,試問這新一組的數字還能取信於人嗎?難怪當初政府代表要在民主黨議員的責難之下,才萬般不願意地留下簡報的副本。 類似的數字陷阱,在這份文件中俯拾即是。很可惜,只要用上大量的專業語言,配上政府工程師的招牌,傳媒和市民就會信以為真。再加上民間社會缺乏獨立的專家學者,而政府又坐擁龐大的人力、財力和信息優勢,所以幾乎完全毋須就其言論或承諾負責。可悲的是,政府以專業語言來愚弄公眾是有後果的。一個政府的正當統治,建基於市民對政府的信任。把這點也掉去,也就一無所有。 無責任發言的背後,是問責制的結構矛盾。一個政策局當中,局長、副局長、政治助理,連同秘書和司機,其實只得數人辦事;問責官員事無大小,還是要依賴高級公務員的協助。每天受市民批評的是問責官員,高級公務員卻幾乎在任何情下也不會失去工作,那麼他們又有何誘因向問責官員提供準確客觀的判斷和支援?問責官員稍不留神,甚至會無故中伏墮馬而不自知!這次高鐵對弈,筆者目睹問責官員如何拿已準備好的筆記,在鏡頭和議員面前把那些標準答案背誦如流,很可能自己也不察覺這些所謂的論據如何經不起驗證,頓為他們的危險處境不勝唏噓。 沒功能組別高鐵不可能過關 把這個分析框架放進高鐵的公眾參與當中,就會明白為何民怨四起。按西港島線的經驗,支援的官員一定知道收回地層和興建通風樓會引來極大的社區反響。聰明的做法,當然是提早到受影響的社區主動諮詢,不可以因為區議會沒有提意見就以為沒有人會反對。然而現今的情,卻是要等到傳媒報道和市民追查,大角嘴的居民才知道自己的地層被收回,葵涌的居民才知道自家的後院要建造巨型通風樓。筆者不敢假設問責官員都是立壞心場,然而事實若非如此,則只可推斷是支援的官員不知為何沒有預先向問責官員通報這些地雷炸彈,結果釀成市民政府皆輸。 當然,所有的體制問題歸根究柢,都可回到立法會功能組別的問題;沒有功能組別,高鐵就不可能在立法會過關。這點,很多市民已相當清楚和憤怒。回歸以來,香港發展諸事不順,背後都離不開這些體制問題。政府未解決這些體制問題,徒以大白象投資來救活香港,結果反而挑起更多的爭議。禍去禍來皆自招,但這些禍端都是政府而不是香港人自找的,香港人不要為政府的過錯埋單。

[2009-12-12 明報]

廣告
No comment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